内广
精彩内容即将登场
2016-06-15 Publish
No.68
BREGUET 以后之名 一见倾心...
2014-05-28

:51104

我也很讨厌机械表的这些地方

近十年的新机芯不少都有时针独立调校的机能,我认为这真的应该被列入标准规格的,还有一个就是秒针归零。
近十年的新机芯不少都有时针独立调校的机能,我认为这真的应该被列入标准规格的,还有一个就是秒针归零。
这个星期写了一篇文章。由于文章的开场是从反面切入的,所以我举了一个我在戴机械表的时候很讨厌(或者说不太喜欢就对了)的地方。几天后回头看这篇文章忽然想到,除了文章中举出的这一点,机械表还有什么地方,是我们即使身为一个爱表人,有时候却还是会有点受不了的?而今天的制表业针对这些问题又做了哪些改进?文章里我举的是跨时区的调校。基本上飞到不同时区的时候往前往后调上几个小时我是不嫌麻烦,比较伤脑筋的是明明要调的是小时,但表冠一拉整块表都停了,结果是连分钟也得重调,对于像我这种调时间一定要调到分秒不差的人来说的确是一项大工程。因此像OMEGA或是沛纳海的自制机芯都有的时针独立调校功能对我来说就是非常顺手的设计,甚至比起两地时间或是世界时区,我认为这才是所谓针对国际商务人士往返不同时区的困扰最清爽的解法。 
 
再来就是午夜调日期这件事。大部分的日期快调一旦机芯进入了换日程序以后就该避免操作了,换日程序几点开始几点结束因机芯而异,不过基本上过了晚上8点以后我是就不调表了。讨厌的是,一天当中我最想摸表的时候往往就是午夜,那个时候工作家事都忙完了,闲闲没事就想来帮手表上个链对个时间,偏偏这时候你又得闪着机芯换日,结果常常是干脆作罢。现代机芯针对换日新设计的机制不少,不过其中我觉得最有意义的就是允许午夜快调,比起来双向快调我就不认为那么有必要,反正就算只有单向调完一轮也不过31天,说不上有多麻烦,然而一旦得避开午夜,那一等往往就是几个小时,所以我认为允许午夜快调才是换日机制比较实际的进展。 
 
讲到快调就让我想到表冠分段的问题。现在大部分的基础机芯都是表冠拉出一段调日期,拉到第二段调时间,不过每个人应该多少都碰过一拉就拉过头的状况,当然一颗机芯摸熟了手感是会比较敏锐,不过无论如何这项操作是有它不甚贴心的地方。目前市场上有不少品牌针对这点提出解决方案,不过以结果来说我个人都不太满意;H. Moser & Cie有所谓强制一次只能拉一段的机构,不过我觉得实际操作起来手感还是很模糊,至于有些品牌索性多做一个按把专门用来控制表冠功能的,这我又觉得太大费周章了,总之这个部分我觉得业界还有努力的空间。 
 

最后是储能的问题。之前市场上一度宣扬三日链是最合适动力储存长度,因为刚好够你度过周末两天不戴,不过这主要是建立在你只戴同一块表的前提上,如果以有2-3块表轮着戴的状况来考虑,一块表一星期应该至少会戴到一次,照这样来看的话7-8日链才是一个更适宜的储能长度。 我们玩机械表的,尤其是写表的,往往有隐恶扬善的倾向,总是想要多找出一个理由来证明机械表的好,老实说我觉得这大可不必,喜欢就是喜欢,而且我们常常也不是为了自己说出来的那些理由才玩机械表的,倒是我们很少正面举出机械表的缺点,坦白承认其实这些事情我们也觉得很讨厌。不过这里也是同一句话,喜欢就是喜欢,就算把这些问题挑明了讲,真正爱表的人应该也是边骂边玩吧。  

2014-05-28
您可能也有兴趣
八十六年后的万年历...
找到你买表的基准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