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广
精彩内容即将登场
2016-06-15 Publish
No.68
BREGUET 以后之名 一见倾心...
2016-10-25

:2962

实拍 | 江诗丹顿Patrimony 1731超薄三问腕表,演绎纯粹音响

直径41mm 18K玫瑰金表壳/时间指示、三问功能、日内瓦印记/1731手上链机芯/蓝宝石水晶镜面,透明底盖
直径41mm 18K玫瑰金表壳/时间指示、三问功能、日内瓦印记/1731手上链机芯/蓝宝石水晶镜面,透明底盖
Patrimony 1731超薄三问表是VACHE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在2013年首届W&W香港表展上发表。同年初的S.I.H.H.他们主打的是强调面盘工艺的“花之神殿”系列,表款本身虽然依旧精彩,但女表毕竟不是品牌的主力,而且少了复杂功能的江诗丹顿,难免还是令人感到若有所失。
 
所幸到了下半年的W&W他们又端出了这款大表,重量级的高阶复杂功能终于让机械派的玩家和媒体在江诗丹顿这一年度的产品中找到了着力点,某个程度上也确立了往后几年S.I.H.H.和W&W分散主力的模式。
 
功能纯粹的三问表
极度薄型化表身,就三问表如此繁复的功能来说,要将众多零件合理安排在狭小空间中,又要维持声音的清脆响亮与共鸣已实属不易,表壳厚度仅8.1mm的1731现今虽然已不是市面上最薄的三问表,但也算树立了三问表薄型化的高标准。
极度薄型化表身,就三问表如此繁复的功能来说,要将众多零件合理安排在狭小空间中,又要维持声音的清脆响亮与共鸣已实属不易,表壳厚度仅8.1mm的1731现今虽然已不是市面上最薄的三问表,但也算树立了三问表薄型化的高标准。
1731是江诗丹顿久违了的单一功能三问表,1992年推出的1755机芯是江诗丹顿近代唯一一款纯粹的三问功能,往后超过二十年间,三问几乎都伴随着其他功能现身,直到这款1731的问世。大复杂功能中有了三问固然是锦上添花——正确来说一旦它出现在任何功能组合中应该都是主角的身份,不过某个程度上纯粹的三问表还是有着它无可取代的地位,一方面专做一种功能而不及其余,机械结构比较有可能推展到报时音响效果的极致,另一方面在极简的两针、三针面盘下却隐藏着极端繁复的机芯,而其中的妙处却是要诉诸听觉,像这种带有诗意的反差,也唯有单一功能的三问表才能够表现出来。
 
超薄下的音响表现
 
虽然表种上属于1755机芯,但实际上1731的机械结构却跟1755无甚关联,机芯中跟报时有关的部分,基本上反而是从2755转用而来的。2755是江诗丹顿2007年的大作,表款可说是早两年250周年纪念款Tour de I’lle的简化版——虽说是简化版,但它其实具备了三问、陀飞轮和万年历三大复杂功能(没办法,Tour de I’lle太恐怖了);1731截取了2755的报时机构,为它重新设计了一枚原生的机芯,由此而有了这次我们介绍的三问表款。
弧形面盘的立体作工,隐身在极简小三针配置下,1731的三问功能本身就已是焦点,但面盘也处理得很细腻,微弧形设计让细长的时标,也需以微弯的型态才能紧密贴合在面盘上,抛光等工序很是精细。
弧形面盘的立体作工,隐身在极简小三针配置下,1731的三问功能本身就已是焦点,但面盘也处理得很细腻,微弧形设计让细长的时标,也需以微弯的型态才能紧密贴合在面盘上,抛光等工序很是精细。
做为一枚仅有单一功能的机芯,1731在报时机能之外的要求是超薄,这不但是江诗丹顿三问表的一项特色,对向来跟共鸣空间锱铢必较的报时功能来说,也是一项极具挑战性的任务。
 
1731的厚度3.9mm,比不少市售的三针机芯还薄,表壳的厚度也只有8.1mm,推出当时是市场上最薄的三问表;严格来说3.9mm并没有超越它的前辈1755的3.28mm,而且到了今年又有其他品牌刷新这项纪录了,但无论如何1731的成就仍然是个重要的里程碑,而且如果连同表款的作工和文化底蕴所流露出来的风格,江诗丹顿在这里依旧占有无可取代的优势。
 
江诗丹顿的问表附有精致的共鸣用表架,将表款固定在共鸣筒上启动三问功能可以将报时的音量大大增幅,取下来之后的音量固然无法与之比拟,但以41 x 8.1mm的表壳尺寸来说已属不易了,而且一味地追求响亮老实说也非上乘品味。
马耳他十字调速器底座,向来习惯在机芯中融入马耳他十字的江诗丹顿,这次更为隐晦地将马耳他十字的形状设计成在调速器底座,要翻到机芯的面盘侧才能看得到,展现出彷佛加密式的制表诗意
马耳他十字调速器底座,向来习惯在机芯中融入马耳他十字的江诗丹顿,这次更为隐晦地将马耳他十字的形状设计成在调速器底座,要翻到机芯的面盘侧才能看得到,展现出彷佛加密式的制表诗意
表款的报时音清脆却不失厚度,余韵绵长,如果将时间调到1点16分,让时、刻、分各自都只敲一次的话,中间的空白几乎刚好能被尾音填满,就在前一声将灭未灭、若有似无的时候,下一声刚好追上来,不论是讲究共鸣还是报时间隔的设定都相当高雅。
 
向心力惯性调速器
 
报时的间隔、速度取决于调速器,1731这里沿用了2755的向心力惯性调速器,调速飞轮的双翼,会在三问发条驱动的旋转下逐渐往外甩开,但此时双翼背面的回复弓又会将它从外甩中拉回,彼此制衡下将一般调速器跟外围的摩擦音减低不少,在报时间的空档感觉不到它的干扰,表现相当出色。
 
值得一提的是机芯设计师在这里还埋了一颗彩蛋,那就是调速器旋转的底座其实是马耳他十字的形状,两枚调速翼分别装置在十字对向的两臂末端。江诗丹顿向来爱在机芯中融入马耳他十字的语汇,计时秒表的导柱轮就是他们常用的一招,但是这一次实在是藏得太过隐晦,除非是翻到机芯的面盘一侧才看得到,也就是一般人根本无缘目睹,当真是到了几近偏执的地步了,不过传统制表师不少人都信奉这种“做给老天爷看”的功夫,这里或许也算是江诗丹顿古典一面的展现吧。
三问结构发条盒,轻推表侧的滑杆便能启动三问报时机制,而报时轮系具备和走时轮系分开的独立发条盒,让动能可以分别供应不受彼此影响。
三问结构发条盒,轻推表侧的滑杆便能启动三问报时机制,而报时轮系具备和走时轮系分开的独立发条盒,让动能可以分别供应不受彼此影响。

机芯整体的打磨自然也都是最高质量,两枚日内瓦印记分别打在摆轮表桥和底盖的外圈上;其中音锤在这里采用了黑色打磨,它以锡板之类的研磨材来处理,让音锤表面呈现出究极的镜面,这个通常大多出现在独立制表的表面处理技法,如今用在主流品牌的产品上,由此可见表款不计成本的顶级性格。

江诗丹顿1731手上链机芯,36石,动力储存约65小时,向心力惯性调速器,三问报时功能,日内瓦印记。
江诗丹顿1731手上链机芯,36石,动力储存约65小时,向心力惯性调速器,三问报时功能,日内瓦印记。

三问表要求共鸣空间,一旦厚度减少了就要另行设法确保报时的质量,而这也正是问表薄型化的课题所在。在现代科技的辅助下,许多表厂的设计师、工程师想方设法在有限的空间中提升了音响的质量,让三问表薄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但从美学的角度来看,这样的薄度却未必是腕表的黄金比例,这个时候需要的反而是深厚传统所累积的审美眼光,来跟追求纪录的好胜心彼此平衡,创制出来的成品才会面面俱到,因此1731在这里虽然输了纪录,不过以做为一只腕表的终极表现来说,也许它才是真正的赢家也未可知。

 
摄影/刘信佑
2016-10-25
您可能也有兴趣
实拍| 圆中有方镂空机芯的视觉...
帝舵启承碧湾青铜腕表拿下GPH...
推荐内容